首页 > 巾帼风采 > 优秀母亲 >

坚强母亲,唤儿走出无声世界
2013-04-28 09:34:40   来源:   评论:0

不离不弃  聋哑儿子是她深深的牵挂
卧龙区靳岗乡香铺村崔家的痛苦是从2004年8月份开始的。那年,刚刚6个月的小建业虽然看上去活泼、可爱,可对外界声音却显得十分迟钝,着急的父母马上带他到医院检查,而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将他们击倒,儿子竟然是重症先天性耳聋患者,治愈的希望几乎没有,而要想恢复听力,只有装一个人工耳蜗。
建业妈妈李建保一打听,一个最普通的人工耳蜗也需要20余万元,这对于她们这样一个农户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看着怀中嗷嗷待哺懵懂的孩子,我连死的心都有,因为咱家穷,配不起那个耳蜗呀!”李建保说,她家是一个普通农户之家,当时全家一年的收入不到5000元,20余万元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个遥遥无及的梦,是一个残酷的梦想。
李建保的心在滴血,但她选择和泪吞下,因为她要给怀中无助幼儿以支撑,要让孩子长大后快乐生活,所以她不能放弃。
不放弃就意味着以后生活的艰辛、无尽的付出和窘迫的困境,李建保说,这些她都不怕,因为儿子建业就是她的希望,只要儿子能够幸福,她愿意付出她生命的全部。
从此,这个当时年仅23岁的年轻妈妈开始了她的逐梦之旅,她要给儿子配耳蜗,要让儿子聆听这个世界美妙的声音,她像坚强勇士一样迎着困难走去,没有畏惧、没有气馁,因为她知道她的肩上驮着儿子的幸福,驮着儿子的未来。
坚强母亲  8年茹苦只为圆儿耳蜗梦
李建保是农村女儿,所以她从不怕吃苦,可是为了能多挣钱为儿子治病,她此后吃的苦连她自己也没想到。
她打过零工、喂过猪,有段时间活计不好找,为保证自己每天都有活干,她甚至跑到建筑工地给人干起了搬砖递瓦的泥工,像男人一样和别人一起搭脚手架、抬水泥袋,那段时间她累得随时都想趴下再也不起来,可她鼓励自己一定要坚持,多坚持一分钟,她就离儿子的耳蜗越近,儿子倾听这个世界的愿望也就也清晰。
李建保在坚韧中将自己磨练成为一幅风景,年复一年中,不老的日月,却催老了她的容颜。虽然今年她才32岁,但不少人乍一见她,最少要王大力看她10多岁。作为一位年轻女人,她没用过化妆品,没享受过没事,甚至一件普通的新衣都是她的奢侈品,她将心酸荡在寒风里,将牵挂藏在心里,用深深的母爱,筑成儿子生活中最坚强的支撑。
小建业爷奶都已六七十岁,为了筹钱,他们有病连输液都舍不得,爷爷至今还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最苦的是建业的爸爸,他用男人的沉默、勇气搀扶着全家前行,用全身的力气为儿子拼一个美好前程。有段时间为比别人多拿200元工钱,他到巩义一家条件极差的 砖厂磨砖,结果一年多时间他吐得都是有污染的黑痰,身体受到很大伤害,甚至为了省钱,他这个专干脏活累活的人洗头洗澡都用洗衣粉,因此头皮常常被蛰烂。
情满人间  呼唤孩子走出无声世界
靠着顽强的信念和坚实的步伐,李建保带着儿子向着心中的目标行进,他坚信,只要她努力、只要她一分钱一分钱积累,用她一生的奋斗总会给儿子置一个耳蜗。然而,命运好像向她挑战,2009年当她带着儿子再次到医院复查时,医生告诉她,给儿子置人工耳蜗必须在12岁以前,否则发育定性,儿子将永无恢复听力的可能。
李建保再次迎来了致命的打击,原来她预想的计划被彻底打破,儿子离12岁时日已近,她想到了卖房子,但别人看后说她家的房子最多值1万多元;她也曾想过卖血,但即使抽干她和丈夫所有的鲜血,也不够一个耳蜗的价格。这时她听人说绣十字绣能卖一个大价钱,于是,带着希望和祈盼,李建保在干活之余开始刺绣,针针见情、线线含意,整整4年,她绣出了一幅长3.6米、宽1.2米的《金陵十二钗》绣品,这个坚强的女人说:“我不想平白接受人们的施舍,我只想凭自己的努力,给儿子配一个耳蜗,而卖出十字绣作品,就是救儿子于无声的全部希望。”
一个母亲悲情救儿的故事就这样演绎着,也因此被人们传唱着,许多爱心人士向她们伸出了充满温情的爱的援手。我们相信,总有一天小建业会快乐地倾听到这个社会的大爱之歌!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