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巾帼风采 > 优秀母亲 >

“妈妈式服务”就是品牌
2012-09-04 07:54:15   来源:   评论:0

 

本报记者 诸葛漪

  在上海文化创意产业界,杨秋萍有个响亮的外号“杨妈妈”。凭借“妈妈式服务”,她将上海数字娱乐中心管理模式成功输出到济南、马鞍山、常州等地,创造了“杨妈妈”园区管理品牌。

  “有思路才有出路”,是杨秋萍的口头禅。1999年,她放弃铁饭碗,以100万元起家打造徐汇软件基地。4个人的创业团队,在没有窗的房间熬了整整6年。前3年,科委出身的杨秋萍把重点放在扶持软件企业,却发现这条路在市场上屡屡碰壁,“一出新软件,盗版马上跟着来,做了好久赚不到钱。后来,我们慢慢转到数字娱乐领域,将开发内容与运营商对接,分享成果。”2002年,杨秋萍和她的团队向文化创意产业转型,数字娱乐中心就此诞生。陆续扶持了“携程”、“巨人”等一批明星企业,“只靠开发软件,生存很难,转到互联网上做内容。内容为王,无法盗版,保证能收到钱。”

  杨秋萍说园区诞生之初,自己眼泪掉了一脸盆。“杨妈妈”服务正是从那时起逐渐打响名头:尽最大努力挖掘资源,为企业量身提供服务,不拘模式。杨秋萍说,“我们的园区像个杂货店,油盐酱醋,样样都有。”入驻园区的一家小企业连续数月没钱发工资,当时正值春节,员工人心惶惶。杨秋萍毅然从自己家拿了5万元。家人不理解,“哪有这样帮忙的?”杨秋萍却说,“不借,等春节结束,团队就散掉了。”5万元像及时雨稳住了军心,杨秋萍很欣慰,“这家企业在园区待了10年,今年有望做大。”北京一位创业者慕“杨妈妈”美名而来,还没入驻园区,先向杨秋萍求助,“有个融资机会就在眼前,要不要做?做了,怕分散管理权;不做,又怕错过机会。”杨秋萍果断拍板,“做!不仅要看到资金,还得看到资金后面跟着几百个用户。”第二轮融资机会紧随而来,让这位创业者直夸杨秋萍有远见。园区内游戏开发企业“暴雨娱乐”发现作品被“山寨”了,企业已经找到蛛丝马迹,但是接下来该如何做,却没有了方向。杨秋萍了解情况后向区司法局反映,第二天公证处人员就上门为其提供相关法律援助。

  “杨妈妈”走向全国,同样基于超前的眼光,“上海经营成本逐渐走高,企业想着要开源节流。我们做园区服务的,就要抢在企业前面,把品牌输出外地。”2008年5月,上海数字娱乐中心济南分园区成立;2008年10月,马鞍山分园区成立;2009年1月常州分园区成立。借用“杨妈妈”理念和品牌,位于济南分园区的山东数字娱乐大厦一步步变成山东数字娱乐广场,8万平方米园区全部租出。常州分园区,楼还没造好,企业已在报名排队。 (下转第5版)

  (上接第1版)杨秋萍很骄傲,园区不设招商中心,不靠喝酒、吃饭和企业拉关系,大家照样抢着来。文化创意园区,有房有地却没人的尴尬,在她这里从来没发生过,“我们靠的是两个字——共赢,外地园区学会了方法,招来了企业、做成了产业,我们获得了收益,增加了影响力。”济南分园区明年合同到期,杨秋萍并不恋栈,常州曾要求像济南一样签5年合作合同,杨秋萍婉言谢绝,“3年就够了。”

  杨秋萍说,“到别人的地方,一定要依靠当地的力量。关起门,一亩三分地创业,没有大出息。要打开门,大家一起创业、一起互动。”她带着上海老总到常州,为数字内容外包企业牵线搭桥。听闻扬州有做电子阅报栏意向,她立刻向上海屏幕制造厂家传递信息,两者一拍即合。采访之际,杨秋萍正忙着将动漫、游戏、电影、电视剧制作者“捏”在一起,让园区里的企业彼此形成化学反应,“这不,山东临沂又来了,要求合作。”

  杨秋萍做园区,不靠“挖角”做跳跃式发展,也不在乎明星企业翅膀硬了,另寻高枝,“挖来挖去,没意思,关键要做增量,心态要开放。”上海数字娱乐中心单位面积产值在本市主要文化创意园区中首屈一指,从100万资金发展到过亿元资产。如今,杨秋萍“功成身退”,开始了新一轮创业。她的梦想是打造没有围墙的网络园区,促进企业把资源放到互联网平台共享,建立真正的天使创业基金。“没有人愿意把手里最好的东西扔掉,但是做有风险的事,也意味着大收获”。在没有围墙的网络园区“兆联天下”中,“杨妈妈式服务”在继续。 

相关图集